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穿越之入贅公子 >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邀請相商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返回衙署的路上,鐘逸與李旭仍在交談與白蓮斗爭一事,他們希望從前人的教訓中汲取經驗,就比如陳達斌,又比如霍單。雖然他們二人可以說在海津城中毫無成就,但能夠查明事情的嚴峻程度就已經很不錯了,他們的經歷至少可以告誡鐘逸千萬不能狂妄自大,一定要把白蓮教當成可怕的對手,給予他們足夠的重視!

  “李旭,你知道陳帥陷入最大的誤區是什么地方嗎?”鐘逸賣了個關子。

  李旭十分真誠的搖頭道:“不知。”

  鐘逸一針見血的說到了問題的關鍵:“陳帥的錯誤是存在于思想上的,他將目光僅僅局限在白蓮教上,又豈能不敗?”

  李旭當下便迷惑了,他頭腦愚笨,完全想不明白鐘逸的說法,為何就叫不能將眼光放在白蓮教上?他們前往海津城中此行的目的不就是為了剿滅白蓮教?如若不時刻關注他們,難道還有肅清海津城的官場?雖然鐘逸是皇上御賜的欽差,可也不能這么干事呀,處處樹敵對自己是沒有好處的。

  他開口問道:“大人,您這么說屬下就不明白了,陳帥只局限于白蓮教,這難道不正常嗎?咱們此行就是為了白蓮教而來,若不盯著他們,又要關注誰呢?難不成大人您另有高招?”

  鐘逸點點頭,道:“我從進海津城城到現在,一直沒有刻意宣揚,沒有驚動百姓,就是因為吸取了陳帥的教訓。大張旗鼓不是什么好事,往往能取得最后成功便是扮豬吃老虎的人,這些人低調行事,謙卑做人,隱藏自己的真實實力,只有在要緊關頭,才會展露而出。因為他們明白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的道理,這次的情形便正是這般道理,我們蟄伏之后,令對方放松警惕的情況下或者等到白蓮教有所動作,從而抓住機遇,將其一舉拿下!靜則如山,無懈可擊,動則如風,處處破綻,只有等白蓮教動起來,我才能找到機會......”

  李旭今夜受教不少,鐘逸一席話令他受益匪淺,無論在什么時候走到什么地方,這套招數都適用,不過也要根據具體情況進行改動,無所謂什么最好最壞,只有適合才是最佳。

  他十分真摯的稱贊道:“大人高明!”在李旭這幫從東都跟來的老伙計眼中,鐘逸每一步取得的成就都看在眼中,他的為人處事、交際能力、文思才學,都使他們欽佩不已,甚至在他們著群舊人的心中,鐘逸比陳達斌的威望都高。

  畢竟鐘逸愿意自掏腰包犒勞他們,可陳達斌不會,其他的千戶也不會,他們相信,全天底下比鐘逸好的上司再無幾個。

  鐘逸苦笑幾聲:“哪有什么高不高明,這也不過是無奈之舉罷了,如果能有雷霆手段來收拾他們,我絕不愿意在海津城多呆一日,可這不是沒有嘛,除了等對方的紕漏,只能設幾步不痛不癢暗棋,若時候一到派上用場自然是好,可要是屁用沒有,也只能接受而另辟蹊徑。”

  “能做到大人這步已經很不錯了,屬下覺得,哪怕陛下再派遣另外的人選前來,他們也不外乎大人這般做法,甚至遠遠不及也。”李旭不著痕跡的拍了一個馬屁。

  鐘逸淡淡一笑,自顧自思索的嘟囔道:“但完全被動下去也不是辦法,若白蓮教已布置好一切,就差讓我落網,那么這也不是什么好消息,我固然不能貿然動手,可白蓮教也期望我這個御賜的欽差盡長時間的拖延下去,給他們發展的機會與時機......”

  思前想后,鐘逸心中隱約有了法子:“李旭,待到明日,你派人將海津城內城外所有的望族鄉紳全部請來,我有事相商。”

  “好!屬下明日一早便去辦!”

  既然是鐘逸的安排,那就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,李旭不去多問既是對他的信任,同樣也是作為下屬的本分,他時刻謹記自己的身份,不論什么時候都不能逾越,哪怕平日里與鐘逸的交情有多少,可這種時刻,一定要保持本心,銘記自己身份。

  在眾錦衣衛精銳的保護下,鐘逸完好無損的回到錦衣衛衙署,他原本應當再次拜見陳達斌,這便是屬下之禮,不過看到陳達斌屋子已經漆黑無比,沒有一點光亮,遂放棄這個念頭,陳達斌受傷這么重,應當好好養傷,自己就不必打擾他休息了。

  鐘逸居住的屋子就在陳達斌的旁邊,不知是不是陳達斌可以安排,在他離去的這段時間內,房間已被打掃干凈,甚至到一塵不染的地步,書桌上筆墨紙硯一應俱全,字畫玉器也放置四周,雖不說華麗,倒也可以稱得上文雅,布置者的的確確是上心了。

  躺在異鄉的軟塌上,鐘逸合眼后心里總覺得不安,海津城內危機四伏,就連睡覺,都要擔心有沒有人來刺殺于你,堂堂朝廷欽差,按理來說也是名震四方的存在,無論走到什么地方都是前擁后簇、人人討好,何時像鐘逸這么窩囊的要擔心性命安危,真是人比人氣死人,就連欽差大臣,鐘逸都不如別人。

  不過整日的奔波令他疲憊不堪,夜宴上雖然喝酒不多,可仍是應酬了海津城不少官員,在酒精的作用下,鐘逸很快便進入了夢鄉,可睡著之后,他的雙眉仍是緊皺,從來沒用散開的時候,看來白蓮教的確給了他很大的壓力。

  ......

  ......

  翌日,鐘逸精神抖擻的從屋內走出,迎著初升的太陽,整個人都充滿斗志,好似昨夜的擔憂根本沒有出現過一樣,其實這也不難理解,人的心情會隨著環境的變化而變好變壞。漆黑的夜,寂靜孤零零一人,定會想起許多不快的事,可清晨時分,入眼間便是朝氣蓬勃的畫面,哪還能失落不悅呢?

  洗過臉漱過口,鐘逸聽陳達斌房內有了動靜,便主動前往行禮,陳達斌仍癱臥在床,上半身纏著厚厚的白布,白布下是觸目驚心的傷口,如今已快到結痂的地步。

  不知是不是鐘逸的錯覺,他見陳達斌的臉色比起昨日要紅潤一些,雖然嘴唇仍是蒼白毫無血色,可臉頰的確有所變化,或許......正是因為嘴唇的襯托?

  “屬下見過陳帥。”鐘逸單膝跪在床榻前,神情恭敬無比。

  陳達斌笑道:“坐著說話。”

  “好。”

  鐘逸這便找來一把椅子,放在陳達斌床榻前,鐘逸就此坐了下來。

  “陳帥的氣色看起來要比昨日好上不少,看來離陳帥康復之日不遠了。

  陳達斌繼續笑著:“不錯,心情一好,就連病都好得快一些了。”

  “陳帥這是遇到了什么好事?”

  “你不是來海津城了嘛。”在鐘逸沒來之前,在這里的每一天都是對陳達斌的煎熬,他不知何時白蓮教會拆穿自己的偽裝,再對自己動手,到那時候,他便到了無人可用無人可靠的地步,如同砧板上的魚肉,任人宰割。

  但鐘逸一來,局勢瞬間不一樣了,雖然鐘逸短時間內也奈何不了他們,可至少能保證自己的安危,能讓他每日睡一個安穩覺。

  況且......鐘逸算得上他最為器重的下屬,鐘逸一步一步走到如今,是陳達斌看在眼里的,他相信,錦衣衛的未來定要托付在鐘逸這樣的人手中。

  果斷、敏銳,如同蓄勢待發的狼,牽一發而動全身,在選擇動手的時候給敵人致命的打擊,絕不會留有任何喘息的余地。

  但溫和下來,又想是圓滑的龜,找不到任何破綻,對待每人都是這么親和。

  最主要一點,重情義、知大義。這是陳達斌深切感受到的,對自己忠誠,對下屬尊重,心有底線,哪怕天大的利益都不會越過最后一道底線,同情憐憫百姓,恨惡,卻也能掌握合理的方式方法,在外人看來不會愚笨、倔強。

  這樣的人,不止錦衣衛,怕是日后大寧的朝廷,都有他的一席之地。

  “鐘逸,有你出現,我很安心。”陳達斌鄭重說道。

  “陳帥放心,鐘逸誓死都會保護陳帥安危!”鐘逸神情也很是認真。

  鐘逸前往海津城的初心便是將陳達斌帶回京城,現如今看到他這幅模樣,只有等傷勢好一些才能經得起舟車勞頓,所以這段時間內,他決不允許陳達斌出什么事。

  兩人就海津城的形勢暢談一番,鐘逸又模糊的透露出自己的計劃,陳達斌頻頻點頭,哪怕在他看來,鐘逸法子都是上上之舉,眼看時候差不多了,鐘逸便與陳達斌告別,向衙署前堂走去。

  這是昨夜交代給李旭去辦的事。

  面對白蓮教,鐘逸過于糾結。存糧是遠遠不夠的,太過被動,明刀明槍去查更不行,太過主動。

  這就跟跟燉湯一樣,火大了不行,火小了也不行。欲將火候把握得恰到好處實在太難了。

  請宗族鄉紳相商是早已在心中盤算好了的,若欲不動聲色將潛伏在海津城中的白蓮教頭目揪出來,而且不至于鬧出兵變,鐘逸頗費了一番心思。

  為何要見宗族鄉紳,鐘逸有自己道理。

  如今的大寧已沒有世家門閥,取而代之的是士大夫文官階層的崛起,其中也包括越來越多的商人暗里興風作浪,提供金錢作為政治獻金。

  ......

  喜歡穿越之入贅公子請大家收藏:()穿越之入贅公子更新速度最快。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